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这些年间往北堂里面砸了多

发布时间:2018-09-03 12:14:07   编辑:华亿彩票-华亿彩票官网浏览人次:180

 这就是姚振山的警戒卫队,闲来无事正在放松,甚至大部分都光着膀子,实在是松松垮垮的不成样子。
 
    “搞什么飞机!”姚振山看到下属的表现,直接吼道:“给我回去拿枪!”
 
    说罢,他穿着浴袍气冲冲的走下楼!
 
    而这十几个保镖则是连忙冲回房间,把枪拎在手里,就这么光着膀子穿着裤衩紧跟了下去!
 
    老大穿浴袍,小弟们穿裤衩,个个提着手枪,英雄会这一身战斗装备还挺默契。
 
    此时,英雄会主下榻酒店的大厅前的小广场周围,已经聚集了足足两三千人,哪怕称之为人山人海也不为过。
 
    苏锐站在最中间,大几百号英雄会的人围着他,而这些人被身着青色紧身衣的青龙帮精锐团团围住。
 
    苏锐看了看手表,又看了看依旧没什么动静的大厅,冷笑一声:“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。”
 
    五分钟已经过去了,姚振山还没带着那些东洋人下来,周围的人都想看一看苏锐是不是在吹牛——他难道真会因为这件事去砸了英雄会的总部?
 
    他就算有那个心思,可也不会有那个能力啊!
 
    不过,张紫薇和上官墨等人倒是没有丝毫的怀疑,前者的信心是出于对苏锐身份的绝对相信,而上官墨和钱万星则是清楚的明白,苏锐可是情急之下连五大世家都能一人挑翻的超级狠人,面对一个人去楼空的英雄会总部,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!
 
    在众人都等着苏锐作何反应的时候,只见他拿出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。
 
    “半个小时内,我要让英雄会的总部变成废墟。”苏锐说完,便挂掉了电话。
 
    这个举动落在众人的眼中,让大家伙对苏锐更不相信起来。
 
    打个电话发布个命令,就能砸了英雄会的总部?开什么玩笑,天知道那个电话是打给谁的,说不定压根就没有拨号,完完全全是虚张声势而已!
 
    可是,上官墨和钱万星对视了一眼,二人都开始为英雄会而默哀了,苏锐既然说半个小时变成废墟,那就绝对不会拖延一分钟,这位爷可是说到做到的主!
 
    一旁的奔驰商务车中,完颜华中听着苏锐的话,嘲讽的一笑:“真是大言不惭,随随便便打个电话,谁不会?关键是他能不能砸的掉?要是这样随随便便就搞掉人家总部的话,他早就在华夏地下世界称王称霸,干嘛还要以非种子选手的身份来参加十年大比武?”
 
    由于心中对苏锐不满,也导致完颜华中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,他压根就认为苏锐在吹牛。
 
    完颜正雍瞥了一眼自己的儿子,眼睛微微眯了一下,似乎有那么一点不满意。
 
    “且不说他能不能砸掉英雄会的总部,光是他这份胆色和见识,就已经甩开你一大段距离。”
 
    完颜华中心想,我才是你的亲儿子,为什么你总是胳膊肘向着外人?不过,他心里虽然这样想,但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来的。
 
    完颜正雍看着那个立于包围圈中却没有丝毫慌张的傲然身影,轻轻的叹了一声。
 
    不知道为什么,这位被人称为雄才大略的不世雄主竟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,这个苏锐应该并不是吹牛,他或许真的可以砸掉英雄会的总部!
 
    动辄就能够毁掉一个盘踞整个省份的大帮派总部,固然其中有英雄会倾巢而出的原因,但是如果没有恐怖到极点的能量相助,这个苏锐怎么可能在华夏的地盘上完成这么大的动作?
 
    老田抚摸着胡须,看着苏锐的身影,忽然说道:“帮主,我忽然有种错觉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错觉?”完颜正雍有些诧异的看了老田一眼,他深深知道这个老人的性格,今天晚上,他夸苏锐的次数可是实在不少了,在这之前,整个远威帮上下也难有一人能够入得他的法眼。
 
    老田指了指人群之中凛然无谓的苏锐:“我想说的是,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,似乎看到了三十年前帮主的影子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句话,奔驰商务内的其余几人都是浑身一震!
 
    这对苏锐的评价简直是太高了!
 
    田叔和父亲说话,完颜华中自然是没资格插嘴,但是对这个评价却是有点不服气。
 
    自己的父亲是什么人?也是苏锐能够相提并论的?
 
    完颜华中偷偷看了父亲一眼,想从他脸上找到生气或者不满的表情,可是他却失败了。
 
    完颜正雍听到老田的话,苦笑了一下:“老田,你之前说的很对,我们都老了。”
 
    老田继续抚须,笑而不语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何人敢在我英雄会门口闹事?”
 
    说话间,姚振山带着一群手下就已经风风火火的冲了出来,不过看他们这样子,实在是有些让人目不忍视。
 
    这一群人是从澡堂子里出来的吗?搞什么东西啊,老大穿着浴袍踩着白拖鞋,小弟们都拎着枪穿着裤衩赤着上身?这是在演古惑仔吗?
 
    不知道为什么,在看到英雄会独有的“战斗装备”之后,在场的许多人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致,当然,也有人开始低声窃笑起来。
 
    那把苏锐包围在中间的几百名英雄会子弟,本以为老大出来能够帮他们摆平一切,却没想到遇到这么一个结果,这些人很沮丧,甚至有点抬不起头来的感觉!
 
    张紫薇轻轻皱了皱眉头,英雄会的会长姚振山居然是这副德行,以这位美女元老的御下手段来看,这英雄会迟早得完蛋。
 
    姚振山冲出来之后,大喊一嗓子只是为了提高声势,但实际上他早就看到了苏锐,一个人威风凛凛的立在那里,实在是太显眼,想看不到都不行!
 
    一个人,竟然也敢来英雄会的地盘上闹事,一会儿肯定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
 
    “是你,把我的两名副会长都打成了重伤?”姚振山盯着苏锐,手中的枪已经打开了保险。
 
    苏锐没有回答,而是说道:“姚振山,鉴于五分钟已经过去,而你却没有把东洋人带到我的面前,所以,你的总部大楼是保不住了。”
 
    “大言不惭。”
 
    姚振山的表情阴冷无比:“你知不知道,在整个东山省,还没有几个人敢当面直呼我的名字!那些和你一样因为无知而对我直呼其名的人,全部都死了。”
 
    这就是**裸的威胁了!
 
    “我很期待。”苏锐继续说道:“交出东洋人,我就让你继续当英雄会的会长。”
 
    “你也有资格这样跟我讲话?给我去死!”
 
    姚振山也是从底层的黑帮摸爬滚打才混到现在的位置,远比一般人要狠辣果决的多,只是这些年来放纵声色犬马,渐渐忘了创业初期的艰辛。
 
    他不是草包,草包也坐不稳现在的位置……当然,最近姚大会长的野心又开始蓬勃发展起来,因为在东洋第一大黑帮山本组找上他以后,他忽然发现,自己有可能借助山本组的力量,一统华夏地下世界!
 
    曾经有这么一句名言,如果你对权力不感兴趣,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尝到过权力的滋味。没有男人能够抵抗的住权力的诱惑,同样的,也没有任何一个黑帮老大能拒绝“华夏黑道皇帝”六个字的召唤!
 
    对于姚振山来说,这次的十年大比,就是绝好的机会!他要借助东洋人的手,给自己来一个开门红!
 
    至于什么引狼入室之类的,他也不是没想过,可是这一切都得等他坐上了华夏黑道皇帝的宝座再说!
 
    不得不说,姚振山的心可真大,完颜正雍号称命中帝族,暗中图谋了十几年,也只不过是想要攻占宁海这片肥沃之地而已,而姚大会长剑锋所指,便是整个华夏!简直是小母牛到南极——牛-逼到了极点!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那辆奔驰商务车的司机接到了一个电话,面容立刻凝重了起来。
 
    他转头看了看完颜正雍,犹豫了一下,脸色复杂的说道:“帮主,我接到青龙帮线人的报告,说就是这个苏锐,在半个月前以一己之力独战四十四名北堂精锐,并且毫发无伤!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340章 不惜代价除掉他!
 
    这司机名为阳康,是完颜正雍的心腹手下,帮会中的很多事情都由他来打理,因此地位也是逐渐上升。
 
    很显然,他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已经在车厢之中掀起了惊涛骇浪!
 
    “是他?”
 
    完颜华中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!
 
    “消息可靠吗?”足足沉默了十秒钟,完颜正雍才说道,他的目光依旧深邃平静,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多的震撼。
 
    可是,一旁跟随了多年的老田却知道,完颜正雍最平静的时候,也就是他最不平静的时候。
 
    越是平静的海面,越是可能隐藏着汹涌的暗流!
 
    “消息绝对可靠,我们在青龙帮内部的暗子有不少,都是这些年来精心培养的,有几个甚至本身就是我们远威帮的人。”
 
    阳康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语言,尽量以最清晰的条理来做汇报:“事发在青龙帮旗下的凯撒宫会所,线人也在场,亲眼目睹了事情的整个经过。”
 
    “具体经过是怎样的?”完颜华中连忙问道。
 
    事实上,想要知道事情的经过其实非常简单,只要随便拉过一个北堂的幸存者问一问就知道了,可是自从用了五千万把那些所谓的北堂精锐赎回来之后,完颜正雍感觉到非常的不爽,责令他们闭门思过,连一句话都懒得和这些人讲。
 
    在十年大比开赛之前就如此折损帮派的面子,如果再把这些浑身缠着绷带的手下放出来,岂不是更加让人指指点点?
 
    也正是因为这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原因,让完颜正雍错过了事情的真相。
 
    如果他和老田都提前知道苏锐一人杀了远威帮那么多人,不知道还会不会对他赞不绝口!
 
    阳康犹豫了一下,看了完颜华中一眼,然后对帮主恭恭敬敬地说道:“回帮主的话,属下不敢有半点隐瞒,据线人回报,当初确实是北堂四虎率先在凯撒宫主动挑事,四个人打伤了女服务员,并且扬言要当晚杀死李阳,抢下宁海的前沿阵地。”
 
    阳康是心腹,只对完颜正雍负责,说话自然不会偏袒任何一方,因此北堂的所作所为也被他如实讲了出来。
 
    阳康知道,此举一定会得罪北堂的实际当家人完颜华中,但是事关重大,他必须方方面面都要说清楚,哪怕少帮主已经在旁边面沉如水!
 
    “华中,这是北堂立功心切,还是你立功心切?”完颜华中的语气陡然变冷,一股让人感觉到窒息的寒意在房间中渐渐辐散开来!
 
    完颜正雍身为帮主,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这些年间往北堂里面砸了多少钱,对于这种私自培养自己势力的行为,远威帮明令禁止,可是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儿子,完颜正雍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 
    谁能想到,北堂竟然如此草包如此莽撞!才刚刚到人家地盘上,就喊着要攻下宁海的前沿阵地,这样一闹,就算他李阳是傻子,也会觉察出来远威帮意图对青龙帮有所动作了!
 
    想到这一点,完颜正雍顿时怒不可遏。
 
   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动怒了,目光简直阴沉的瘆人!
 
    受这种气氛的感染,完颜华中一句话都不敢讲,只能在一旁努力控制着身体不打颤。
 
    完颜正雍沉默了一会儿,浑身的阴沉气息渐渐敛去,轻轻说了一句:“北堂四虎还幸存了两人。”
 
    “是的。”阳康答道。
 
    “看在他们这么多年对远威帮忠心耿耿的份上,留他们一条命,逐出帮派。”完颜正雍的声音很冷淡。
 
    “我立刻安排。”
 
    阳康说着,便开始编辑短信。
 
    一旁的完颜华中简直觉得自己都要亏死了!那两人可是自己花了足足两千万给赎回来的啊,早知道他们要被老爹逐出帮派,自己就不花这个冤枉钱了!
 
    “华中,等到宁海的事情结束,你便辞去宁海的工作,荒原的开垦还需要人手,你姑且在那里呆上一年吧。”完颜正雍淡淡地说道。
 
    完颜华中听了这个命令,差点无语,让他离开宁海的花花世界,回到那苦寒之地去开荒?正常人根本不会同意!
 
    “爸……我觉得我在宁海已经打下了基础,所拥有的那些关系也可以为我们今后……”